HI,下午好,欢迎来到抖音号交易转让!
抖音号交易,抖音号出售,抖音账号转让购买卖价格,抖音账号交易平台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163-301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从陌生人社交路径,思考陌生人社交产品

2020-01-12

从社交产品的角度来看,以微信、QQ为代表的熟人社交产品本质是熟人关系网下的即时通讯工具,陌陌探探则占了陌生人社交的半壁江山,和下沉市场一样,陌生人社交领域的机会在长尾中仍然存在,本文主要探讨长尾中的陌生人社交产品。

我认为陌生人社交产品根据需求粗略的硬划分可以为两类,基于生理动因和基于心理动因。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基于生理动因是主打短期关系,基于心理动因是主打长期关系比如soulmate,以短期关系为目的陌生人社交会更看重外在价值导向的社交效率,这种划分不绝对,但两者的一个典型区别是产品在设计上是否突出解决以颜值为主体的社交效率。

国内的陌生人社交产品按此划分,做生理动因比较典型的有探探、陌陌,做心理动因比较典型的有Soul、如故。

本文主要讲基于心理动因的陌生人社交产品,我做了六款产品的产品调研,调研了一定数量的Soul、Summer、如故、积目的用户,访谈了一些社交达人,并结合陌生人社交典型路径等输出一些观点。

正文分为6部分:社交压力和社交效率、陌生人社交中的吸引、安全感与舒适感、陌生人社交产品的用户结构、陌生人社交误区、基于心理动因的陌生人社交产品应该如何做好引导。可根据自身需求选择阅读。

社交压力和社交效率

压力承受能力和心理状态不同的人,对于社交压力和社交效率的定义会存在差异,这种差异在不同人群和性别间尤为明显。

举两个用户画像的栗子:

25岁的已工作社会人“潘小驴”,使用陌生人社交软件为了找对象或者解决生理需求,使用目的性极强,不会在对其缺少兴趣指标的异性身上花费过长时间,交友以线下邀约为目的。对这部分为代表的用户群体,匹配效率就是关键。

19岁的在校大学生“邓小闲”,有大把的课余时间,想谈恋爱但是由于缺乏恋爱经验或主动性,日常无异性交友圈,使用陌生人社交软件是为了扩列交友或者把它当做树洞,渴望“懂”的人出现,缺乏经济实力,有“怂”的心理,更多的时候是想找人聊天。对这部分为代表的用户群体,曝光率可能要比匹配效率更重要。

这种观念的差异,就像常年用微信的人搞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在用QQ是一个道理,存在就是合理,你无法跟这个人群共情就永远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想。

在社交压力的感知上,外向、活跃的人的压力感较弱,相反则可能更敏感,性别上女性相比男性更敏感。

举个简单的栗子,对于消息是否展示“已读”“未读”就是一个很简单的社交压力测试。

最开始的米聊和微信,一个差异是米聊的消息有状态显示而微信没有,微信不做的原因,恰恰是考虑到了相当一部分用户对于社交压力的敏感性。这种对社交压力的感知源于产品经理的性格经历、思维认知和对人性的理解等。

与张小龙不同,作为劳模本模的雷布斯,由于性格、经历等影响,更加追求效率至上,社交压力的感知相对就要弱一点,往小了看,我认为这些都与做不做消息状态的显示有关联。(我见过雷布斯两次,真·浑身上下充满着能量)

再说回陌生人社交产品,主打颜值的产品更容易促成转移微信、线下邀约,而短期关系本身就更侧重外在价值,所以探探也成了短期关系人群线上收集女性资源的首选软件,这部分用户群体对于压力的感知较弱,更看重社交效率,所以我把这类产品归类为基于生理动因。颜值社交、声音社交更容易给社交压力敏感的人带来社交压力,不完全看脸的社交更适合这个人群,所以我把这部分产品归类为基于心理动因。

为方便论述,在接下来的讨论中,我会把生理动因产品-短期关系归为一类,心理动因产品-长期关系归为一类。

陌生人社交中的吸引

我认为陌生人社交首先是价值交换的过程,从本质来看,社交双方各自拥有的独特价值可以满足另一方的需求,基于此产生了吸引,独特价值具体可以是颜值、身材、性格、思想、认知、情绪等。

我访谈过一些陌生人社交软件上的优质女性用户、男性社交达人、搭讪达人等。总结一下共同的观点,陌生人社交关键在于建立吸引。彼此吸引意味着社交双方的一种平等的价值交换,社交双方兴趣点的产生都是源于另一方的一种或多种吸引点。

从陌生人社交的角度,我把社交个体的吸引点分为外在价值和内在价值。

外在价值包括:颜值、身材、衣品、声音等,内在价值包括经历、思想、技能、认知、性格、兴趣爱好、情绪价值等。

有人可能会说,花里胡哨整那么多到最后大家谁还不是看脸?

这句话在长期关系中不全对。

我在陌生人社交平台上发起过关于女性用户在长期关系中对于另一半最看重的地方的调查问卷,在我问卷收到的325份结果中,“三观契合,相处得来”占比48%,其他选项覆盖外在、收入、家境、性格等。

为了验证结果准确性,我在另一个平台收到了相似的结果反馈。同时,我做用户调研时以语音的形式访谈了部分女性用户(年龄范围18-30,覆盖多行业多社会阶层各个学历)的真实想法后发现,对于以长期关系为出发点的社交行为,女性会看外在价值,但外在价值不是长期关系中最重要的部分。

我无法确定我调研和访谈的女性用户群体是否存在偶然性,或实际行为会与想法有差异,但我觉得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从认知层面看,女性在长期关系中更侧重长期价值,而外在价值并非长期价值中的最主要考虑因素。

但这就说明外在不重要了么?

并非如此,当前环境的社交效率下,外在价值是对社交双方产生兴趣指标的最有效率的方式,在时间成本较高的社交活动中,外在价值比内在价值更容易社交双方获取。但由于社交产品中男性用户的需求感远大于女性用户,对安全感的感知程度也不同,男性用户也更有线下见面的需求。为了更好地避免男性用户过分暴露需求感对女性用户造成的压力以及保护女性用户,基于心理动因的社交软件需要从产品设计层面弱化单纯的刷脸社交。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来讨论下陌生人社交产品中的安全感和舒适感。

安全感与舒适感

由于性别和思维差异,女性用户比男性用户在社交过程中更看重安全感和舒适感。简单地说,安全感是社交过程中女性需要直观的知道对方不是一个坏人,舒适感是不要给女性可接受程度外的过多打扰。关于安全感和舒适感,我们用生活中的陌生人社交场景来举个栗子,试想这样两个场景。

场景一:一位女性坐在放着舒缓音乐的咖啡店中,此时一位穿着得体的男性走过来到斜对面坐下,很礼貌的打了个招呼“Hi,你好,我是做自媒体的,我在这边等朋友刚好遇见了你,觉得你很有气质,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认识你,你介意我加你个微信么”。

场景二:一位女性晚上十点下班回家的路上,路上人影稀少灯光昏暗,此时一位男性从后边跟上来到正面拦住了她说:“Hi,你好,我刚才在路上遇见了你,觉得你长得很好看想加你个微信”。

上述两个场景中,场景一的社交成功率会远高于二,因为场景一比场景二在环境、情绪、外在等因素上更能满足女性对于安全感和舒适感的需求。

陌生人社交产品的用户结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