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来到新媒体服务!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163-301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一个新的风口随之出现:很多人开始愿意花钱买觉

2020-04-01

核心要点:

  • 国人睡眠质量连年下降,以90后、95后、00后为代表的年轻人睡眠问题最为突出,同时有大批消费者愿意为此买单;
  • 从医药保健品、寝具、音频APP到智能硬件,市场正从多个角度提供满足助眠需求的产品;
  • 挑战同时存在:高质量的睡眠难以科学解构,准确性不足是助眠技术的常见问题。

当代年轻人有三大痛——脱发、失眠、发胖。失眠又间接导致脱发、发胖。

去年,话题#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也曾登上微博热搜,阅读量达5.4亿,睡得晚、睡得短、睡得浅成为国人睡眠的现实写照。


一个新的风口随之出现:很多人开始愿意花钱买觉,与生活方式息息相关的睡眠生意也开始蓬勃发展。90后购物车里面的一系列助眠产品,褪黑素、眼罩、精油、香薰机、睡眠灯、乳胶枕……明明白白地说着“我成了睡眠特困户”,也一点点搭起了睡眠经济的基石。

而在“特困户”的真实需求背后,平台、商家正在加速迈入这个市场。2020年,睡眠经济已经涌现了哪些新机会?目前的格局如何?机遇与挑战又在何处?

入睡困难,你不是一个人

追溯睡眠经济的根源,首先要回答一个问题,我国的睡眠问题今天到底有多严重?

从时长上看,国民睡眠质量连年下降。在2013年的睡眠指数报告中,中国人均睡眠时间长度为8.8个小时;进入2020年,国民平均睡眠时长仅为6.92小时,相比2013年减少了1.58小时;入睡时间通常在凌晨左右,相比2013年晚睡了2小时;同时,拥有深度睡眠的比例不到1/3。

年轻人情况更甚:Amazfit.米动大数据显示,69.3%的年轻人表示23:00之后才会睡觉,34.8%的年轻人入睡时间很长,半小时之内很难进入梦乡。越是被看作“八九点钟太阳”的年轻人,失眠越严重。以90后、95后、00后为代表的年轻人睡眠问题最为突出:睡得晚、睡不好、起不来。


所以,经常失眠人群大幅增长,尤其是90后,失眠人群增长最为显著。《2017凯度健康国民健康调查》的数据显示,2010到2017年间,18-29岁的中国年轻人中越来越多人面临失眠困扰,存在睡眠问题的人群比例从42%增长到59%;而74岁以上的受访者中占比则为53%,这意味着今天年轻人的睡眠问题甚至更甚于老年群体。

而一线城市消费者的睡眠问题则要比其他城市更为严重。《2018互联网网民睡眠白皮书》显示,北上广深睡眠问题用户占比达60%,相比之下,其他城市这一比例为52%,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日常睡眠时长均在全国整体平均线下。

失眠的现代人太过常见,晚睡的原因也大同小异。纪录片《追眠记》就曾描述失眠人群的痛苦,如学习压力太大无法入睡,常见于升学季的学生、考研党等;工作任务过多,经常深夜加班,睡眠时间严重不足的城市上班族;心情抑郁,深夜情绪起伏大,无法入睡;对环境音过于敏感,抗干扰能力差,难以入睡或容易被吵醒……


人生的1/3要在睡眠中度过,这样的失眠问题并不是小事,而是诱发生命健康风险的大事。晚睡会对精神情绪、身体机能及皮肤状态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甚至会降低人体免疫力,使人更容易患上癌症、肥胖症等多种疾病。而经历了“透支性熬夜”的年轻人,熬完后第二天工作迟到、工作精力也不够,最后工作时间延长,于是就开始了自我折磨的恶性循环。

影响健康、耽误工作,睡眠问题对睡眠障碍人群生活质量的影响可想而知。因此,长期存在睡眠问题的人群,就开始找寻各类助眠产品,试图通过消费,让自己睡得香、睡得舒适。尤其正在工作上升期,需要好身体打底子的年轻人们,更是舍得为解决睡眠问题而花钱。

央视财经就曾报道过在某电商平台上,2019年1月至8月,90后购买进口助眠类商品的增幅为118%,人数占总消费人数的比例为62%,超过了其他年龄群体的总和。

睡眠问题普及化、年轻化,消费者解决睡眠问题的需求愈发迫切、投入意愿也逐步提升,这也就催生了今天庞大的睡眠经济市场。

哄你睡觉,它们挺努力的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今天的“睡眠经济”本质上属于需求驱动型消费,但睡眠经济快速发展的原因则不仅限于需求本身。

首先,“睡眠经济”的概念其实相较于过去有所扩充。知萌咨询的《中国消费趋势报告》中提到,当前语境中的“睡眠经济”,不止过去的“基础睡眠”领域的“床垫、枕头、家纺”,还包括由于场景和消费者多元化睡眠需求拓展的泛睡眠经济构成,例如助眠产品、调节睡眠的食品/保健品、睡眠监测APP、睡眠智能硬件、耳朵经济等等都是“新睡眠经济”下产生的新形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