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新媒易不收取任何费用,公益非盈利机构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162-306
请扫码咨询

新媒易动态

NEWS CENTER

抖音内容付费能否成功,与内容质量、商场环境、用户习惯等要素息息相关

2023-11-27


从途径全体广告收入来考虑,GFP ≥ GSP≥VCG。假如单从收入视角来看,GFP是最优的,那么为什么大部分广告途径都运用 GSP,乃至还有部分途径运用 VCG 呢?

按下用户的情绪宣泄不谈,从商业形式来看,国内长视频付费经历了一个绵长的阶段,已经逐步被人们接受,但短视频才刚刚起步。对短视频这种方式而言,其他内容付费的渠道有哪些能够学习的经验?

一、抖音抓不住常识付费

内容付费无非捉住两个中心:供给信息或者情绪,为用户带来价值。因此当抖音推出内容付费,许多人评论“常识付费还比较能接受”,究竟常识是大家普遍认为有价值的信息。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前段时间抖音取得的“互联网夜校”称谓,即人们作业之余,能够在抖音渠道上找到感兴趣的常识视频给自己“充电”,抖音在此扮演着一个常识传达渠道的角色。

各种类型的常识短视频蓬勃发展,得益于抖音的继续深耕,在渠道扶持和高校宣扬双向奔赴下,去年双一流大学公开课覆盖率增加至93.2%,一级学科覆盖率100%。

依据《2023抖音公开课学习数据报告》的数据,2022年国内高校在抖音累计直播1万场,总时长超越7350万分钟,相当于1.68万节课,共有400位教授、45位院士、4位诺奖得主在抖音传递常识。

抖音作为目前日活8亿的国民级渠道,其实很早就在做科普内容。2018年开端,中国科学技术馆的官方号“神奇实验室”、专门讲物理的“物理雷老师”、讲唐诗宋词的中文系教授“戴建业”、专攻心理学的北大教授“叨叨·魏”等连续涌入抖音。


出乎意料的是,抖音用户也更偏好常识类内容。依据当年抖音官方数据,常识类作者的条均播放量、点赞率、共享量、人均粉丝数等各项数据远高于其他类型。


从全体数据来看,抖音常识付费有其内容和用户根底,敞开付费视频功能,既能收取30%的服务费,增加渠道收入,也为不那么适应直播、广告等方式的创作者开辟了新的变现方式。

尽管如此,人们对抖音的定位还是娱乐渠道,用户是否愿意为短视频科普付费还有待观察。

抖音一位两百万粉丝的历史科普博主,在推出付费视频后,平均几千点赞的视频下降到不到一千,评论对其付费行为多有争议,表示“其它同类博主仍然免费”,不必非得观看付费视频。


争议的实质在于,视频的信息量远小于文字,碎片化的短视频也难以供给系统性的常识,大多数用户更愿意将其作为茶余酒后的消遣,用常识类的名头削减一些“浪费时间”的罪恶感。

进一步讲,用户就算购买了课程也无法永久观看。“抖音付费内容购买须知”显示,用户付费购买视频内容后,只能在服务期中观看。所谓“服务期”是指自付费之日起,至该条/该系列内容更新完毕后的7日内。为视频内容付费,就显得更不“合算”。

二、UGC内容质量非标准化

抖音内容付费能否成功,与内容质量、商场环境、用户习惯等要素息息相关。就长视频从免费到付费的跨过来看,这是一个绵长的阶段。

与短视频相同的是,长视频开端也始于UGC(用户出产内容)。优酷、六间房、酷6、PPS等一批网站最早开端学习YouTube的UGC形式,让用户将自己拍摄的东西共享到渠道,这类内容同时存在着版权危险和质量问题。依据其时媒体报道,2008年全国网络著作权胶葛案件同比增加了七倍,其中视频网站盗版是主要原因。

除了版权胶葛以外,其时的UGC渠道也没有找到安稳的商业形式,无法继续发展下去。在政策打击盗版、金融风暴等要素下,UGC逐步落幕,PGC(专业出产内容)视频网站开端走向前台。

长视频渠道于2010年开端尝试付费,因为内容制造本钱高、版权费用巨大,免费和盗版一直是互联网视频的常态。一直到2015年本钱500万一集的《盗墓笔记》爆火,才助推付费会员出现迸发增加。

长视频付费的基本方式是购买渠道会员,而短视频目前是独自购买视频。区别在于,长视频渠道会员除了直观地增加收入以外,还会使用用户“买都买了”的心理,增强用户对站内其他内容的重视度。凭仗内容继续吸引用户,是建立在渠道标准化出产能力的根底之上的。


相关推荐